国际仲裁实务|混合仲裁条款风险提示与防范建议

学术研究

Publications

威廉希尔app|威廉希尔app官网_威廉希尔官方app

发布日期:2019年10月12日 作者:袁培皓、张瀛天

随着交易国际化,混合仲裁条款愈来愈多地出现在涉外合同的争议解决约定中。一个常见的例子为中方当事人享有谈判优势地位,争议解决条款约定了内地仲裁机构,但外方当事人仍出于不熟悉、不信任内地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等原因,坚持适用国外仲裁机构(如ICC、SIAC)的仲裁规则。此情形下,就各仲裁机构现行规则的相关规定以及各国/地区法院对混合仲裁条款的态度,本文将结合案例进行具体分析,并在文末作出相关风险提示与防范建议。


一、什么是混合仲裁条款?


本文所称混合仲裁条款是指约定由某一仲裁机构管理案件,但同时约定适用其他仲裁机构仲裁规则的条款。当然,广义的混合仲裁条款也包括约定由某一仲裁机构适用《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UNCITRAL Arbitration Rules)进行案件管理的条款,但由于UNCITRAL仲裁规则区别于某一仲裁机构的专属规则,其旨在制定为存在法律差异的各国所接受的统一仲裁规则,而并不排斥常设仲裁机构对其的适用,因而在实践中,被选定的仲裁机构适用UNCITRAL仲裁规则进行案件管理较少产生争议或矛盾。因此,本文着重讨论较容易发生争议和产生风险的前一类混合仲裁条款,即一家仲裁机构按照另一仲裁机构仲裁规则管理案件的情形。


二、各仲裁机构现行仲裁规则对混合仲裁条款的规定


根据各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我们对几个主要仲裁机构对于混合仲裁条款的态度进行了梳理总结(如下表所示)。仲裁机构对混合仲裁条款的态度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是否接受其他仲裁机构适用本仲裁机构规则管理案件(事项一);二是是否接受本仲裁机构适用其他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管理案件(事项二)。

 

 

由上表可看出,仲裁机构对于混合仲裁条款的看法大致可分为以下三类:


(一)完全否定混合仲裁条款


ICC与SIAC对于混合仲裁条款持完全否定态度,既不接受其他仲裁机构适用其仲裁规则,也不愿按照其他仲裁机构规则进行案件管理。如ICC 2017版仲裁规则第1.2条规定“仲裁院是唯一经授权对仲裁规则项下仲裁活动实施管理的机构,包括对按照仲裁规则所作出的裁决进行核阅、批准”以及第6.2条规定“当事人同意按照仲裁规则进行仲裁,即接受由仲裁院对该仲裁实施管理”,从而明确了适用ICC规则即为接受ICC管理的原则。至于SIAC,其2016版仲裁规则在1.1条就明确限定了提交SIAC仲裁,即适用SIAC仲裁规则;适用SIAC仲裁规则,也即接受SIAC管理。因各仲裁机构往往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研究仲裁规则的改革与创新,此类拒绝混合仲裁条款的做法,也体现了仲裁机构对于自身仲裁规则的维护和最大限度上确保自身案件管理权的意图。

 

(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2016版仲裁规则第1.1条)

 

(二)支持按照其他仲裁机构规则管理案件


虽然HKIAC与SCIA的仲裁规则都规定当事人约定适用其仲裁规则的,视为同意将争议提交其仲裁,但与此同时,也明确接受当事人适用其他仲裁规则的选择。这表明以HKIAC与SCIA为代表的仲裁机构是部分支持混合仲裁条款的,即否定其他仲裁机构适用本仲裁机构规则,但肯定本仲裁机构适用其他仲裁规则管理案件,如HKIAC 2018版机构仲裁规则第1.3条“本规则并不妨碍争议或仲裁协议的当事人只选择HKIAC为指定机构,或请求其提供某些管理服务,而不选择适用本规则。特此明确:本规则不适用于选择按照其他规则(包括HKIAC不时采纳的其他规则)仲裁的仲裁协议”的规定。较之于ICC与SIAC的完全否定做法,前述规定使得仲裁机构的案件管理权进一步扩大,也体现了仲裁市场化下各仲裁机构之间的积极竞争。


(三)支持按照其他仲裁机构规则管理案件且不否定其他仲裁机构适用本仲裁机构规则


如果说前述第二种对待混合仲裁条款的态度比第一种更为积极肯定,那么以CIETAC和BAC为代表的仲裁机构态度比前二者都更为开放一些。CIETAC和BAC的仲裁规则都规定了本仲裁机构可适用其他仲裁规则进行管理,此外,当事人约定按照本仲裁机构规则进行仲裁但未约定仲裁机构的,视为同意将争议提交本仲裁机构仲裁。前述规定仅确定了在没有约定仲裁机构的情况下,选择本仲裁机构规则即为接受本仲裁机构管理,言外之意是如果明确约定了其他仲裁机构,可选择适用本仲裁机构规则并由其他仲裁机构管理。因此,在理论上,持此类观点的仲裁机构的规则的适用范围会比其他仲裁机构规则更广,当然在实际情况中,当事人选择适用什么仲裁规则往往与仲裁机构知名度、当事人的信赖度等因素关联更大。


三、各国/地区法院对混合仲裁条款的态度


探讨完几个主要仲裁机构对混合仲裁条款的看法后,由于混合仲裁条款的主要风险在于法院是否以此拒绝承认和执行最终的仲裁裁决,因此接下来我们将分析各国/地区法院的相关判决态度。


首先,中国内地法院的态度可从两个相关案件中一探究竟。在(2011)浙杭仲确字第7号阿尔斯通诉浙大网新一案中,双方当事人约定争议由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按照届时有效的ICC仲裁规则在新加坡仲裁解决,仲裁庭应由根据ICC仲裁规则指定的三名仲裁员组成。阿尔斯通于2011年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然而,由于仲裁中SIAC并未根据当时有效的ICC规则规定的仲裁庭组成方式组成仲裁庭(由仲裁院任命首席仲裁员),而是采取了SIAC规则中由边裁选定首席仲裁员的做法,法院最终以该案符合《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项(丁)规定的情形(“仲裁机关之组成或仲裁程序与各造间之协议不符,或无协议而与仲裁地所在国法律不符者”)为由,拒绝了承认和执行。虽然该案并未直接处理仲裁机构能否适用其他机构仲裁规则管理案件的问题,但可以明确的是,如选择的其他仲裁规则与选定的仲裁机构本身规则相差较大,而仲裁机构在依据其他仲裁规则管理案件过程中遇到实施困境,可能导致仲裁裁决因仲裁庭组成方式与当事人约定不符等原因而被不予承认执行。


而在(2015)二中民特字第13516号北京首信股份有限公司与微软移动(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撤销仲裁裁决一案中,双方约定将争议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由三名仲裁员(不包括芬兰或中国公民)组成仲裁庭,根据国际商会的调解仲裁规则在北京进行终局仲裁。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最终驳回了北京首信的撤裁请求,并认为“适用何种仲裁规则审理仲裁案件并不影响当事人对仲裁机构的约定。本案中,贸仲决定适用1998年《国际商会仲裁规则》审理案件,不影响贸仲作为该仲裁案件唯一的仲裁机构行使对案件的管理权。贸仲履行收取仲裁费、核阅裁决书等管理职能未违反法定程序,并无不当。”虽然ICC 1998规则未包含“当事人同意按照仲裁规则进行仲裁,即接受由仲裁院对该仲裁实施管理”等表述,但从裁判逻辑来看,即使适用现行的ICC规则,只要仲裁机构在案件管理过程中未违反法定程序,根据意思自治原则,当事人可自由地分别约定仲裁机构及仲裁规则。


其次,其他国家/地区的法院判决普遍体现出了pro-arbitration(支持仲裁)的特点。如中国香港的Macao Commercial Offshore Ltd v TL Resources Pte Ltd [2015] HKEC 2439一案中,当事人约定将争议提交SIAC按照ICC规则仲裁,且申请人之后选择了向ICC而非SIAC递交仲裁申请。被申请人向香港原讼法院申请撤销禁令,但法院以仲裁庭是否有权管辖案件应由仲裁庭本身决定为由,维持了禁令。又如在新加坡的Insigma Technology Co Ltd v Alstom Technology Ltd [2009] SGCA 24一案中,法院认为尽管仲裁条款本身可能存在模糊、不一致或不完整之处,法院也应支持当事人明确的仲裁意思表示,且仲裁条款本身的缺陷并不当然导致其无法实施,该案中SIAC同意用ICC规则管理案件,使得仲裁条款具有了可行性。最后,瑞典法院在俄罗斯联邦政府与I.M. Badprim, S.R.L.一案中,也支持了SCC(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根据ICC规则管理案件的做法。


四、混合仲裁条款风险提示与防范建议


尽管如前所述,各国/地区法院普遍认可混合仲裁条款(中国内地法院的态度目前还不甚明晰,因尚未有2012年ICC调整仲裁规则后的相关案例),但约定混合仲裁条款仍存在着巨大风险,主要体现在:


(一)部分仲裁机构可能拒绝按照其他仲裁机构规则管理案件,导致仲裁机构的选择落空(在中国法下进一步导致仲裁条款无效);
(二)仲裁规则相关约定无法实施。因各仲裁规则存在差异性与特殊性,如约定适用其他仲裁规则,可能存在无法实施的风险。就ICC仲裁规则中的仲裁院任命仲裁员、审理范围书、核阅裁决等规定,如由另一仲裁机构管理,很可能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甚至可能因仲裁程序与当事人约定不符进一步导致仲裁裁决被撤销;
(三)混合仲裁条款的效力被否定。因混合仲裁条款的适用争议较大,不排除部分法院否定其效力的可能性。


针对上述风险,我们提出以下防范建议:


(一)尽可能避免约定混合仲裁条款,保持仲裁机构与仲裁规则的一致性;
(二)如谈判中难以就仲裁规则达成一致意见,可考虑约定适用争议较小的UNCITRAL仲裁规则;
(三)如必须约定混合仲裁条款,应注意排除仲裁规则中否定混合仲裁条款相关规定的适用,如可以约定“相关争议提交某仲裁机构,案件管理适用ICC规则(ICC第1.2条和第6.2条规定除外)”;
(四)如必须约定混合仲裁条款,应尽可能选择与被选定的仲裁机构本身规则高度相似的仲裁规则,以降低无法实施部分规定的可能性。


当然,最好还是应当尽量避免混合仲裁条款的出现,防止将来仲裁程序中各种形式的不必要风险。

分享 :
标签:国际仲裁

投诉电话:

  • +86-10-6652 3307
  • 咨询电话:

  • 北京:+86-10-6652 3388
  • 上海:+86-21-6106 0889
  • 深圳:+86-755-3398 8188
  • 广州:+86-20-2801 6788
  • © 1995-2019

    威廉希尔app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563号-1

    威廉希尔app香港分所与尼克松·郑林胡律师行联营